汪之斌

时间:2015年04月07日  来源:  作者:   [关闭]  [收藏] 字体:【

 汪之斌(1884--19490

   汪之斌,字星垣,1884年出生于湘西永顺长官乡一个土家族农民家庭。从小立下志向,长大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。先后入湖南讲武堂、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。毕业后先后任副团长、团长、旅长,抗日战争时期先后任师长、军长,参加了“八一三”淞沪战役、湘江保卫战。1949年2月,汪之斌病逝家中,享年65岁。

  汪之斌自幼家境困难,无力深造学业,小学毕业后便到沅陵去当兵。由于作战勇敢,深受团长王东原赏识,后入湖南讲武堂学习。毕业后入刘湘部任排长。1918年保送到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,毕业后分配在湘军某部任营长。1922年在周澜部任副团长,奉命随团长鲁阳开在常德市刺杀黔军总司令袁祖铭,提升为团长,不久转入王东原部。由于他的勇敢与机智,总是不断地被提升。以后,王东原每每升官,他也就随着晋级。1935年他升为旅长。抗战初期,他升为七十三军十五师师长,奉令开赴江浙,参加“八一三”淞沪战役,守卫银行。他要求士兵们不辱中国军人称号,保卫祖国。苦战月余,其部伤亡惨重。南京失守后,汪之斌入重庆陆军大学特五期将官班深造,毕业后出任七十三军副军长兼暂编第五师师长。1941年日寇聚集4个师团进攻长沙,长沙国民党军腹背受敌,30架敌机封锁湘江,汪之斌率部用轻重机枪对空射击,火力掩护援军渡江,保卫了长沙。1943年,他荣升七十三军军长。

  那时王东原去中央军校工作,并任教育长,为国民党军培训了大量军事将领,深得蒋介石的信任。汪之斌荣升军长,就是王东原向蒋介石保荐的。按照蒋的惯例,新任命一个军长蒋要亲自接见,当面看人。这时汪之斌年近六旬,头顶已秃,身躯肥大,满脸络腮胡子。蒋介石一见就不满意,埋怨王东原说:“你怎么介绍这样一个老头子当军长,他哪里像个军长样子?”王东原解释说:“汪之斌忠实可靠,作战勇敢,出身行伍,有胆有识有智有勇。”王东原暗地里对汪之斌说:委员长讲究风度,你要把胡子剃光,衣着也要讲究一点。不久,蒋介石第二次接见汪之斌,正式任命他为七十三军军长。当时七十三军驻扎岳阳一带,由第四方面军副总司令彭位仁兼任军长。彭迟迟不肯交出军长职务,汪之斌在长沙等了许久,住在旅馆眼看日寇侵华形势,常常骂彭位仁的娘。他说:“重庆挂牌半年,小日本这么凶,如何不把军长职务交给老子去打狗日的小日本?”他天天跑到司令部去闹。他原是彭的副军长,这一闹,彭只好交给他军长职务。

  1943年2月上旬,驻守衡阳的四十四军遭日寇强攻,急电求援。汪之斌率部日夜兼程前往,到华容晋家渡与日寇接火。汪身先士卒,发动攻势,

  一举攻战高桥。后又与日寇周旋,辗转苦战四个多月,歼敌千余。同年8月,汪部奉令移驻石门、临澧、津市、澧县、桃源一带,防御日寇侵犯,近保湘西,远护重庆。在石门县城召开的“追悼滨湖战役阵亡将士大会”上,汪之斌老泪纵横,掷地有声地发誓:“国土沦丧,是我军的奇耻大辱,若不踏平三岛,何足以慰英灵而谢国人,耻不雪,毋宁死。”与会官兵与各界人士无不为之动容。同年10月,日寇以4个兵团的兵力从石门两侧进攻七十三军,七十三军早有准备。汪之斌布兵于澧水两岸,背靠澧水要与日寇决一死战。因敌众我寡,加之澧水上涨,粮道阻绝,援军不至,部队被迫泅水向河对岸转移之际,遭到敌机轰炸扫射,致使全线崩溃,暂五师师长彭士亮阵亡,又失掉桃源热水坑一线军事要地,损失惨重。蒋介石闻讯震怒,严令汪之斌在24小时内收复热水坑高地。命令一到,汪之斌火速进行战地整编,亲率一个师的兵力,向日寇猛烈反攻,浴血奋战,将日寇驱回桃源县城,收复了热水坑制高点。这场血战,汪部伤亡3000多人,日寇尸横遍野,不计其数。战后,蒋介石却电责汪之斌作战不力,要军法严惩。王东原在重庆求情,说七十三军失利的原因是受了天时的影响,如果澧水不上涨,后路不断绝,是不会遭到惨败的。结果蒋介石签发的电报是:“军长撤职,永不录用。”汪之斌接电之后,一气之下,二话没说,当晚办公室一纸留言后,随即带一个卫兵,轻装便服离队。次日,新任军长发现他已离去,随即派军需处长率士兵数人挑法币4亿元,作为汪之斌的退职养老金,至大庸后坪赶上了汪之斌。汪说:“革命军人志在报国,现报国无门,要钱何用?”分文不受。汪之斌抵家后,闭门不出,有空时到田间走走,他靠祖业20亩田生活。1945年王东原调任湖南省政府主席时,他受聘当过两届专员。1949年王调走,他也解职。

  汪之斌是一个治军很严的人。部队驻扎在石门时,他规定不许骚扰百姓,并亲自到处检查。有一次,在附近一个市镇,他碰见一个士兵从老百姓屋里端着一碗酸菜出来,当面便问:“你这酸菜从哪里拿来的?”士兵知道军长严厉,便撒谎说:“是和这老百姓买的。” “多少钱?”士兵慌了,只好直说:“这家老百姓没在家,是我自己掏的。”汪之斌当下掏出手枪把这个士兵枪毙了。事后交待副官,下了“不守军纪,就地正法”的命令。他的军纪,就是亲属也不许违犯。他当十五师师长时,不许士兵给官长的家属抬轿。汪援华是营长,又是他的亲信。有一次行军,汪援华命令士兵把他的小老婆张氏用轿子抬着走,恰巧被汪之斌碰上,他问:“轿子里坐的什么人?”士兵说:“汪营长的家眷。”汪之斌怒骂士兵道:“你们当兵是要你们打仗,不是要你们抬轿。快把轿子甩下!”两个士兵只好轻轻放下轿子。汪之斌板着脸又说:“不行!给我抬起来。”士兵只好照办。汪之斌又命令:“给我甩掉!”士兵才懂得汪之斌的用意是要作弄一下轿中人,于是一齐用力举起轿子往田中间抛去。张氏一身泥浆,不敢做声。从此,军官再不敢要士兵服侍家属了。

  汪之斌是不徇私情的。据他的族侄,后来当上西藏作家协会主席的汪承栋回忆:1948年春,他于省立八师毕业后无事可做,便给汪之斌写信,求他安排到沅陵第九专员公署。当时汪之斌正在那里当专员。汪承栋说:汪之斌不愿重用本族人的事我是知道的,他当师长、当中将军长时,本乡姓汪的族人投奔他的不少,可都只当几年兵,一个个都灰溜溜地转回家;据说最好的只有一个营长,就再也上不去了。汪承栋当时之所以去找汪之斌,是因为汪之斌在当下级军官时,一次急需路费,汪承栋的父亲资助过他,他一直铭记不忘,所以他对汪承栋父亲特别尊重,关系也十分亲密。果然不久,汪之斌回信道:“代为设法。”王承栋于是去了沅陵。

  汪承栋被汪之斌介绍到民众教育馆工作。汪之斌夫妇让他吃住在自己家,不要交一分钱。这应当说是很不错了。但汪承栋来沅陵,想到不能在专署这个首脑机关工作,心里不满意,只是想暂时干着,将来可以调动工作。汪之斌的想法是,宁可自己经济上多付出些,也不能干徇私情的事。这样,汪承栋上了几个月班,见无调动的希望,给汪之斌招呼都不打就辞掉了工作。汪夫人叹息着对汪承栋说:“你还小,不了解你叔叔,他就是这么个脾气,你千万不要感到有什么委屈,其实他是喜欢你的。”

  汪承栋说,40年后他才理解这种品格。

  汪之斌能从普通士兵升到军长,主要原因是他作战勇敢,身先士卒。他说,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职责,当农民不要怕流汗,当军人就不要怕殉国。抗日战争中,每遇到日寇飞机滥施轰炸时,他总是带领士兵坚守阵地,有时索性站起来对天上飞机大骂:“狗日的小日本,有本事就把老子炸死,老子就是不怕你炸。”他当军长驻防石门时,每次带卫士去前沿阵地巡视。有时在堤上走,卫士们劝他走堤下,以免遭流弹袭击。他就骂士兵说:“你们怕死走堤下去,我不相信敌人的子弹会有眼睛的,既然怕死,何必出来?在堤下走什么都看不见,怎么巡视?”结果,卫兵只好硬着头皮,跟他冒着生命危险在堤面上行走。汪之斌认为,干一行必须有一行的本事。他的射击技术练得是很高超的。当军长时已年过半百,但仍宝刀未老。一次他视察正碰上士兵们练靶,看见伏地射击的轻机枪手射了半天,能够命中的很少。他眉毛一闪走上前去,喊道:“让开!你们只晓得吃饭,有什么用?这样下去是你打敌人还是敌人打你?你们这是臂力不够,枪抵在肩头就摇摆不定。”于是卧伏在地,一手握住轻机枪的托,一手扳住机柄,对准靶环,连发连中。强将手下无弱兵,他的士兵军事过硬,纪律严明,常打胜仗,他也就晋升得快。人说他的官是靠本事拼出来的。

  汪之斌一生廉洁俭朴。虽当上将军,热天穿的布汗褂和布扣衣,春秋两季常穿咔叽布制服。他不爱喝酒,但常吸旱烟,有时抽雪茄烟。一次,沅陵保安团长田学仁花1000块法币叫人擦皮鞋,被他叫去骂了一顿。他说我们军人讲究整洁干净即是体现精神,皮鞋自己可以擦,为什么要用去1000法币?国民党的军长、师长,一般是要发财的,升官发财连在一起,发了财就购置公馆,修建别墅。可是汪之斌却没发财。离队时只一个卫兵送他回家。故乡长官寨他有一栋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,还是他的堂兄弟汪德安为他修的,不过门前挂着一块“军长住宅”的牌子而已,纯粹是为了给他撑门面。

  汪之斌不仅是将军,也酷爱书法和文学。他每天早上写大字,从不间断。还精读并与人讨论《牡丹亭》、《长生殿》、《桃花扇》等作品,能背诵其中的段落。他对有知识的人总是爱惜。1945年,一个少年拜见他,一见面他说:“听说你肯读书,我给你出个对子:‘菩萨袍’,你对对看。”少年想了一下说:“孔雀尾。”他高兴地抱起少年,二十几天要他跟随左右。在沅陵当专员时,一天傍晚带勤务兵到溪子口船码头过河。船刚开动,七八个沅陵中学的学生赶来边喊停船边往船上跳,船工便呵斥学生几句,一个学生则推了船工一掌。此时汪之斌摆出官架子训斥学生,学生不甘示弱,一拥而上把他的拿破仑帽子打到河里去了。勤务兵见状慌了手脚,船工大喊:“这是专员,你们不能行凶!”学生们一听是汪专员,吓得一哄而散。汪被打之后在家里躺了两三天。沅陵中学校长朱锡紫专门去赔礼,学生们也自想大祸临头,等着事态发展。汪之斌没有追究这件事。人问其欲,他说:“学生是国家的未来,我多杀一个学生,就多一分愚昧,少一分文明,国家的未来就断送了一分。我从戎是为国,学生读书也是为国家。看在知识的面上,看在国家的将来这一点上,我放他们一马。不过,他们打了我就不应该逃跑,好汉做事好汉当,打了我都不跑才算角色,不能只怕当官的,专欺老百姓。这些学生还要进行人格和道德教育啊。”

 
 
 
 

联系我们
联系方式:0731-88633330
传真号码:0731-88633333
联系地址:吉首市人民北路58号
邮政编码:416000

友情链接

主办: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 承办: 州电子政务办公室

地址:吉首市人民北路58号 湘ICP备05009634号 E_mail: hnxxzxxb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