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早观

时间:2015年04月07日  来源:  作者:   [关闭]  [收藏] 字体:【

 

朱早观(1903--1955)

  朱早观,原名朱昭观,号丹波,1903年生于凤凰县镇竿镇(现沱江镇)。七岁时入私塾。1920年,朱早观投向孙中山,在驱逐桂系军阀时,参加粤军敢死队,立了功,升粤军第二师参谋。次年回家乡,在湘西巡防军统领陈渠珍部任少校参谋。1922年,经林伯渠介绍,加入了改组后的国民党,积极参与北阀战争,任国民革命军干部团长,中央直辖独立第三师旅长,师参谋长等职。“西安事变”后,朱早观与朱德、彭德怀、林伯渠取得联系,1937年8月,到达延安八路军总部,参加了八路军,被任命为总部高级参议兼总部随营干部学校军事教员。1944年10月,随王震三五九旅南下,任参谋长兼军政委员。1945—1948年,先后担任湘鄂赣边区军区参谋长兼边区党委统战部长,军政干部学校校长,中原军区副参谋长兼敌工部长,中共中原局统战部副部长及西北军区副参谋长等职。1949年6月,朱早观以少数民族代表身份参加新政协筹备委员会,当选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。同年1O月,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第五局局长,1950年元月,任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,1954年被选为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会员。同年11月任国防部办公厅副主任。1955年8月,因疾逝世,终年52岁。骨灰安放在八宝山烈士公墓。

 

  不甘承袭另辟蹊径

  辛亥革命前夕,朱昭观刚好7岁,发蒙进了私塾,读《三字经》、《百家姓》,继而读“四书”、“五经”。1915年,朱昭观进入凤凰县立高小读书,14岁改文学武,获家里同意,16岁时便考入贵州讲武学校。

  此后,在蔡锷、唐继尧部下的父兄辈要他去法国留学,他乘车出了镇南关(后名睦南关),在越南河内等处住了些日子。身处异邦,眷恋故国之情油然而生,于是又绕道回往香港,决心不再受师道尊严、说一不二的课堂约束。在香港,他漫步沙滩,眼见横冲直撞的外国船只,运祸(货)而来,载利而去;他徒步街头,目睹乘车坐轿的外国洋人欺行霸市,花天酒地。朱昭观数次忍无可忍,欲以武力报复,多为友人劝阻,自己也觉察到“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,此不足为勇也”。根本问题是要从这块土地上赶走洋人,把割去的国土夺回来。应该像林则徐特别是清朝时定海三总兵之一郑国鸿(凤凰人)那样,想到这些,朱昭观胸中燃起了爱国爱民的烈火。其时,孙中山在广州召开非常国会,成立军政府。他投入到这场民主革命活动中,并在粤军四支队敢死队工作,嗣后改充粤军二师参谋。

  何意百炼钢 化为绕指柔

  1921年,湖南正在闹“联省自治”,由田凤丹手中接管湘西军政大权的陈渠珍,为大军阀阎锡山在山西境内建立“独立王国”所倾倒,故而在湘西仿效阎氏苦心经营起来。朱昭观接到陈渠珍的书信,字里行间充满了夸赞之辞。陈又派去巧舌如簧的说客,给朱昭观耳朵里塞进不少封官许愿的甜言蜜语。年届18岁的朱昭观经这一诱惑,初衷欲发,回到了家乡凤凰。

  朱昭观在家里住了两天,即起程去保靖会见陈渠珍,陈马上给朱一个湘西巡防军统领少校参谋的头衔,并劝朱再去湖南陆军讲武堂镀一层金。

  朱昭观学习归来,正逢陈渠珍为“保境息民”加大措施。陈首先对其所辖各县拥有武装的匪首和豪绅进行招抚,买账的给予高官厚禄,仍驻防原地维护治安;不接受招抚者,则派重兵清剿,严厉镇压。为了创建“联省自治”扩大地盘,陈委派朱昭观配合黔军进入川东,但失意而还。后又派朱昭观前往慈利,对地方武装朱际凯部进行招抚、收编。朱昭观自己也非常乐意前往,以为前次请缨入川未成,现在这把火应该比“博望坡军师初用兵”烧得更旺,随便收拾一下,仅带几个随从就动身了。

  朱际凯本来对自治就另有他谋,这次招抚收编的见面礼又如此菲薄,就命几个粗壮匪兵把朱昭观捆绑出去。慈利城外,一阵枪响,朱昭观倒在血泊之中……

  当晚二更过后,朱昭观苏醒过来,桐油灯下,一对老人家救了他。他俩对朱的问话不多,语调低沉。女的端来一盆温水,让昭观洗去脸上的血污;男的打开一个布口袋,里面是些粗略加工了的草药根根,看来是个与人为善的草药医生。他用一些药水把朱头上伤口洗净,敷上药粉,用布条包扎,感叹地说:“你左边脑门受了一枪,头骨损伤不大,只是失血过多。他们没有补第二枪,以为你死了。”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老大娘端来碗茶水,轻声地祝福,两位老人商量如何把昭观藏起来养伤,昭观一再推辞,说此地不能久留。老人权衡利弊,也不深作挽留,给了些干粮、草药,一再嘱咐他沿澧水河而上,可到陈统领的辖地。

  第二天下午,朱昭观以惊人的毅力终于回到所属部队,上峰、战友、亲戚都来探望这位铁打钢铸的传奇似的人物。他心潮澎湃,懒得逢迎。他对“自治运动”不再寄予多大希望,他认清了地方军阀的劣根性。

  朱昭观回到家乡,父辈给他娶了一门亲,想缠住他不再出门闯荡江湖。然而,枪伤未愈,他又踏上征途了。1924年,朱昭观重返广东,经林伯渠介绍,与湖南醴陵来的李明灏一起,第二次参加孙中山改组后的国民党,担任孙中山大元帅府程潜所主持的军政部讲武堂教官,李明灏任该校教务长。其时,朱昭观还担任攻鄂军总司令部主任副官、东征第三纵队主任参谋。嗣后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六军,任军部干部团长、中央直辖独立三师旅长、师参谋长等职。朱在讲武学校当教官时,对《孙子》13篇背得一字不漏。讲授时言文对照,又穿插些历史战争小故事,学员听得津津有味。在实地操练时,也大多能相机运用。朱昭观还向学员讲授孙中山的《孙文学说》、《建国方略》等,还真有点儒将风度哩!

  1925年至1927年初,朱昭观在国民革命军中不仅给官兵讲课、训练,还参加北伐,冲锋陷阵,顽强勇敢,第六军军长程潜与政治部主任林伯渠多次表彰过他。

  1927年4月12日,蒋介石公开发动反革命政变,成立南京“国民政府”,代替了北洋军阀,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,对国民党“左”派也进行搜捕、杀戮。朱昭观面临如此险境,随即潜回凤凰苗乡。

  正在筹建湘西13县自治的陈渠珍,探知朱昭观返梓,便送去筹备会副主任、负责办军官学校两顶“乌纱帽”。蒋介石政府以为朱确属“暴徒”、“危险分子”,必欲得而杀之方能甘心。朱昭观不能坐以待毙,故而又远走他乡,流浪在京津一带,靠与旧北洋军阀卢金山的私谊,解决暂时的温饱。

  外患内乱走向光明

  朱昭观到京津一带流浪,北伐队伍里容不了他,窃取领导权的蒋介石正在通缉他,朱德、贺龙、周恩来领导的南昌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,他却错过了时机。

  由于几年颠沛流离的生活,身体的宿疾未愈,朱昭观不得不再次回到湘西。他静坐下夹,作一番心理上的调理。他感到这些年来对统治势力的反抗,是带着民族正义感的,但“汗马功劳”的后面,却掺进了一些私心杂念。少年时代的“不甘承袭,另辟蹊径”就是含有“太平缸——备而不用”的防线因素,然而那时的朱昭观仅是一个国民党左派。大革命时期,是林伯渠、朱德、彭德怀等人的言行感染了他,使他理解了革命的真正含义。朱昭观千方百计与朱德、林伯渠等同志取得联系,把自己极想归依革命,不知能否容纳他参加的顾虑说出来。几经周折,他终于秘密地收到了他们的回信,信中诚恳地指出:“中国革命事业,任何弱小无知都可以来干。若要民族翻身,不致再遭受压迫,必须朝着共产党这条道路走。”其时幸逢“西安事变”,张学良、杨虎城因受红军和人民抗日运动的影响,迫使蒋介石接受联共抗日的条件,南北往来比以前方便多了。朱昭观日夜兼程,奔赴朱总司令和彭德怀副总指挥指示的地方——太行山区。

  1937年10月,朱早观(现在他正式改用这个名字)到达了目的地。他参加了八路军,被委以八路军总部高级参议,兼任总部随营干部学校军事教员。在该军三大主力部队建立敌后根据地,以及日军六路围攻晋东南终被击败等战斗中,朱早观都曾随军行动,做出了贡献。朱总司令与总政治部主任任弼时认为,早观对革命事业具有决心,行动真诚,初战尽力,影响较好,故而指示总部随营学校的陈明政委及校长韦国清,要积极培养早观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  不久,朱早观光荣地参加了党组织,他抗日热情更为高涨,革命的行动更为坚定。

  1938年5月,中央组织部调朱早观去延安中央党校学习,兼军事教员与安塞地方工作队队长。

  次年初因总部电令,朱早观又被调回抗日前线,于3月份赴太行山总部,任十八集团军干部教育科副科长,兼办训练班工作,1940年又改任十八集团军总部副官处长兼任干部训练大队长,主要任务是负责军事技术的训练。

  1944年,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挽救其在中国战场上的失败,发动了为打通中国东北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。不久,郑州陷落、洛阳失守、长沙大火、衡阳遭灾。在解放区战场上发动了对日寇的局部反攻。该年10月,中央军委调朱早观随同王震的三五九旅南下,任支队参谋长兼军政委员。他万里远征,与战士们同甘共苦,一方面要对付围民党军的围追堵截,另一方面还要深入敌后打击日伪武装。1946年随中原部队北返,获“第二次长征”赞誉。旋即又随贺龙走马西北军区。朱早观入伍10年,工作调动、战斗频繁,但他下定决心:“什么工作都做,做不了的就学”,因而获得组织的信任和群众的拥戴。

  心力交瘁 伏案而终

  重庆谈判期间,国共两党签署了《双十协定》,蒋介石却密令国民党军向解放区大举进攻。《停战协定》签订后,南下支队调回延安,朱早观再随贺龙同志奔向西北军区。在这一段时间,他先后担任湘鄂赣边区军区参谋长兼边区党委统战部长、军政干部学校校长、中原军区副参谋长兼敌工部长、中共中原局统战部副部长、西北军区副参谋长等职。

  1946年5月,国民党政府迁回南京,发动了全国规模的反革命战争。翌年3月13日,延安遭到狂轰滥炸,国民党胡宗南等部队23万余人向陕北解放区进攻,西北人民解放军以敌众我寡的弱势保卫延安,朱早观所在部队重创进犯之敌。不久,人民解放军由防御转入进攻。中共中央军委为适应战略决战形势,命令全军整编,西北野战军整编为第一野战军,由彭德怀、贺龙、习仲勋等同志领导。朱早观仍在此部任职。1949年6月,歼灭了胡宗南的主力部队,解放了大西北地区。

  1949年6月15日,朱早观以苗族代表身份参加了在北平举行的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,参与起草建国大纲,讨论建国大业。9月21日,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平开幕,朱早观被选为第一届委员。

  建国后,朱早观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第五局局长、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委员会委员、国防部办公厅副主任。他职位高了,权力大了,但处优而不养尊,有权而不谋私。朱早观以自己的言行编写着人生历史,“从文到武,从武到文”。客观环境造就了他在待人处世方面直率坦诚,棱角分明的性格特点。他经常告诫自己:“定国艰难,安邦不易。我倾慕革命,知道创基立业工作是个艰苦过程。所以,我平生不敢沾染不良嗜好,更警惕走上腐化堕落的道路。我始终保持着自食其力的常人生活。”

  1955年8月20日中午,朱早观正在赶写一份会议报告,他让警卫人员电话告知家里他要加班加点,而后又叫警卫人员离开国防部办公厅主任办公室去休息。由于心脏病复发,心脏血液流通不畅,尔后形成阻滞并恶化;他奋笔疾书,想赢得时间,然而文稿尚未完成,心脏跳动越来越慢,最后伏案而终,时年52岁。

 
 
 
 

联系我们
联系方式:0731-88633330
传真号码:0731-88633333
联系地址:吉首市人民北路58号
邮政编码:416000

友情链接

主办:湘西自治州人民政府 承办: 州电子政务办公室

地址:吉首市人民北路58号 湘ICP备05009634号 E_mail: hnxxzxxb@163.com